想你想的快哭了

你是繁星满天.你是山花烂漫.你是雨后的第一口空气.你是梦境深处的常驻嘉宾.你是满心满眼的忠于欢喜🌸

【预谋已久】佑灰 奎八

这次的篮球联赛他预谋筹划了很久很久,从场地时间到参赛人员。他都有插手,事无巨细。队友笑着打趣说“我们全大队长终于活得有点人气儿了。这是看上了哪家的姑娘打算下手啊。”他也只是懒懒的倚靠在沙发上,抿着嘴笑。笑得意味深长,笑得让人浑身发冷。上次全圆佑露出这种微笑是什么时候来着?

哦对了,是他听说校花在追隔壁学校的文俊辉的时候。当时闹了好大一出绯闻,最后还是以全圆佑当着全校人的面拒绝了闻讯赶来的校花并声明自己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而收尾。校花当时被落了好大的面子,还找了校外的社会大哥来教训全圆佑,结果非但没有教训成,还给全圆佑辉煌的人生履历上,又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校草,学霸,学生会会长,校篮球队主力,社会大哥。”

※※※※※※※※※※※※※※※※※※※※※※※※

不是没有人好奇全圆佑为什么拒绝校花,人家长得好,身材好关键是够骚。没理由拒绝啊。“怎么就没理由拒绝了。”全圆佑一反常态地回答道“我已经找到了我的他。”问这个问题的人说他永远记得全圆佑说这句话时的表情。以至于竟然漏掉了这么爆炸性的消息,是‘他’不是‘她’。

全圆佑说这句话时眼里闪着一种名为势在必得的光芒。你看过类似《动物世界》的纪录片吗,你知道大型猫科动物在锁定猎物,准备捕食时的眼神吗。一样的眼神,截然不同的感觉。一个嗜血又残忍,而另一个则是温柔风暴中心蛰伏的凶兽,潜藏在黑暗里。随时准备把猎物拖进黑暗的深渊,一起堕落,一起沉沦。

※※※※※※※※※※※※※※※※※※※※※※※※

篮球联赛当天,全圆佑一直处于一种莫名亢奋并且跃跃欲试的状态。搞得金珉奎担心一会上场之前会不会接受兴奋剂检查。

全圆佑才没有金珉奎担心的那么多,他只是有点高估了自己在面对文俊辉时的自制力而已。想想马上就要和文俊辉在赛场上对峙,并且伴随着一切身体接触,他就热血沸腾。主动向教练申请和文俊辉对位,积极的参加战略部署,放弃了以往自己坚持的技术流要求加大身体对抗次数。反常,太反常,就连队里的替补队员都发现了全圆佑的异样。教练就更不可能坐得住了,连队里最稳的MVP都玩蛇了,更别提其他的队员了。

“圆佑你是和对面的文俊辉有什么过节吗,怎么上赶着和人家硬碰硬,以往你不是对这种暴力打法最嗤之以鼻了吗。”
全圆佑心想我当然和他有过节,心都让他偷走了,我不得要点利息吗。可到了嘴上就不这么说了“我就是想试试自己在全力输出的情况下能不能打满一整场。”说白了就是想看看自己以后到底能在床上把文俊辉/干/哭几次。

※※※※※※※※※※※※※※※※※※※※※※※※

随着一声哨响,比赛正式拉开序幕。在文俊辉正纳闷自己怎么就和全圆佑对上了的时候,球已经到了自己手里。下意识的想要运球过人,可发现自己在全圆佑几乎是身体贴着身体的防守下寸步难行。这一下子就激发了文俊辉的胜负欲。“嘿,我就不信我还过不了你了。”文俊辉这么想着就加快了胯下运球的速度,想一个变向过掉全圆佑。而全圆佑的注意力全放在了文俊辉身上“像猫一样,专注的样子真性感,他还有唇珠啊,嘴巴看起来软软的,亲起来会不会有软糖的味道呢。”全圆佑这么想着便进一步贴紧文俊辉。

那边文俊辉和全圆佑正缠得难舍难分,徐明浩想过去给文俊辉挡拆却被金珉奎一对一防守,金珉奎看着徐明浩精灵一样的耳朵和眼尾微微上挑的眼睛忽然就明白了全圆佑说的那种一眼万年的感觉,他有个恋爱想和徐明浩谈谈。谈恋爱归谈恋爱,可圆佑哥交代给他的事情可不能忘。在对方的球队里就属文俊辉和徐明浩的默契度最高,所以这一整场比赛下来,他的任务就是防死徐明浩,杜绝他和文俊辉一切交流和接触的机会。再说了,他现在可是把徐明浩归为自己所有,更不能让别人来碰他媳妇儿了。

※※※※※※※※※※※※※※※※※※※※※※※※

这次是全圆佑持球进攻,文俊辉防守。随着全圆佑的一个假动作投篮,文俊辉直直地撞进了全圆佑的怀里,全圆佑下意识的揽住了文俊辉的腰身。那一瞬间,全圆佑听见自己如同鼓鸣一般的心跳声,整个世界好像只剩下了他们两个。全圆佑莫名的就想起了一句话“像被四月的风扑了个满怀,满足而又依赖。”他好想把脸埋在文俊辉的颈窝处,蹭蹭他,亲亲他。文俊辉整个人扑在全圆佑的怀里,他感到了莫名的危险,就像踏入了顶级猫科动物的领地,到处都是他的味道,自己也成为了他的所有物。毫无回旋之地。

两个当事人连比赛是怎么结束的都不知道,只听见了两队的教练商量着让他们聚个餐好好放松放松。文俊辉是被徐明浩一个巴掌打回神的,徐明浩看着文俊辉一脸迷茫,状况之外的模样。就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俊哥,你的魂让全圆佑给勾走了吧。”“你先把你那通红通红的耳朵藏好了再说话,也不知道是谁让金珉奎一把给抱起来了。”文俊辉立马切换成战斗状态,回怼徐明浩。果不其然看到了徐明浩红到滴血的耳朵和飘忽的眼神,文俊辉忽然有一种老母亲嫁闺女的复杂心情。

※※※※※※※※※※※※※※※※※※※※※※※※

两个人打打闹闹的到了聚餐的地点,推开门就看到了全圆佑和金珉奎坐在包厢正中间的卡座上。两个人身边分别空出了一个位子,文俊辉和徐明浩以为那是留给两个教练的,就抬脚往里走寻找别的空位。谁知金珉奎起身拉着徐明浩就往包厢外走,而文俊辉正想加以阻拦,就直接被走过来的全圆佑搂着腰带到了座位上。文俊辉有点蒙,想让自己坐下直接说不就得了,这上手搂腰是几个意思。还有自己和全圆佑很熟吗?自己貌似和他还因为他们学校校花的事闹的挺尴尬的吧。注意力被转移的文俊辉成功的忘记了被金珉奎带走的徐明浩。其实就算他没有忘记徐明浩他也没有任何办法解救徐明浩,被捕食者盯上的猎物都自身难保,哪还有心思顾及他人。

徐明浩被金珉奎带出包厢之后,试图挣脱金珉奎的禁锢。可体型差在那摆着呢,一切的挣扎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是徒劳。在徐明浩炸毛前,金珉奎终于停了下来,转过身就把徐明浩抱进了怀里。毛绒绒的脑袋在徐明浩的颈窝里磨蹭,推搡着徐明浩往后退,直到两个人退到了墙角。他才抬起头看着徐明浩的眼睛说道,“明浩我难受。”徐明浩一听就慌了,“哪里不舒服?比赛的时候伤到了?”话音刚落,就被金珉奎堵住了嘴。轻柔的吻落在唇角,带着心动的味道。徐明浩眼前是金珉奎放大的眉眼,闭上眼睛的他比球场上的他少了几分侵略,多了几分温柔。“闭眼啊,小傻瓜。”徐明浩正看的出神,金珉奎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三分笑意,七分情/欲。他顺从的闭上眼睛,回应着金珉奎燃烧着炽热爱意的亲吻。亲吻的感觉太过美好,唇瓣间的辗转反侧,缠绵厮磨,无不在诉说着他们的互相倾心。气氛越来越危险,不知道是谁先张得嘴,亲吻由先前的吸吮厮磨变为交缠共舞。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敏/感的上颚受到特殊照顾,双腿发软只能狼狈地用手紧紧抓住金珉奎的衣领。徐明浩感觉到金珉奎箍在自己腰上的手慢慢向下滑去,所到之处燃起酥酥麻麻的快/感,双腿被猛得捞起挂在对方的腰上。衬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褪到手肘处,堪堪挂在那里,摇摇欲坠。徐明浩昂头喘息着抱住在自己胸前肆虐的头“地方不……不对,时间,时间不对。”“那人对吗?”金珉奎终于抬起头望向徐明浩,徐明浩看着金珉奎被欲望逼红的双眼和前额散乱的碎发,笑着拥吻了上去。金珉奎伸手捂住徐明浩的双眼,捂住他眼里的春水波光,被那双眼睛看着,他怕他控制不住自己体内咆哮的凶兽。

※※※※※※※※※※※※※※※※※※※※※※※※

文俊辉在包厢里坐立难安,不仅仅是因为被金珉奎拐带走的徐明浩,更是因为旁边的全圆佑。全圆佑球场上和球场下是大相径庭的。球场上,他是掌控大局未雨绸缪的冷血帝王;球场下,他是带着金丝框眼镜的禁欲系校草。现在他就穿着黑衬衫,带着金丝框眼镜坐在自己的旁边,文俊辉一直觉得他在看自己,可转念一想自己又不是妹子,自己有什么好看的。抱着这种想法,文俊辉才敢抬起头直视全圆佑。没错,你没有看错,文俊辉从进门的第一眼之后,就再也没敢正眼直视过全圆佑。其实文俊辉也觉得他自己挺怂的,可是现在全圆佑给他的感觉太危险了,就和球场上自己撞进他怀里时的感觉一模一样。必须要逃离,文俊辉凭着一种小动物般的直觉,躲避着全圆佑。这让全圆佑很不爽,但不爽的后果由其他的人承担。

等到金珉奎抱着徐明浩回到包厢的时候,桌子上和地上已经卧倒一片了。而全圆佑和文俊辉则不见了踪影。“明浩,咱们去我家吧,我给你做点饭,暖暖胃。”金珉奎低头看向窝在自己怀里的徐明浩,徐明浩此时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了,根本就没听清金珉奎说的是什么就胡乱的点了点头。他也就错过了金珉奎嘴角的笑容和眼里的深意。

※※※※※※※※※※※※※※※※※※※※※※※※

全圆佑带着文俊辉去了一个废弃的篮球场,说是废弃的篮球场,其实也没有很破旧。只是观众席上的座位散乱,有几盏灯不亮外加篮球架旁边有几个散乱的海绵垫子罢了。文俊辉喝的有点上头,被夜风一吹也上了脸,水光潋滟的桃花眼配上微红的脸颊和红润的嘴唇“这不就是我性感惹火的小野猫吗。”全圆佑想到。文俊辉一个抬眼就和全圆佑狭长深邃的双眸对了个正着。那种被顶级猫科动物盯上的感觉又找上了文俊辉,下意识的他就要逃跑,结果被全圆佑一把搂住腰身带了回来,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去哪,不是说要PK吗,害怕了,嗯?”最后一个上挑的尾音轻薄而又撩人,听的文俊辉像被电了似的抖了一下。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被激怒了还是被撩到了,等到文俊辉意识到自己已经站在球场上和全圆佑面对面的时候,那种感觉又来了,被盯上的感觉。

现在和全圆佑的对峙和上午比赛时的对峙感觉一样却又不一样,同样的被大型猫科动物盯上的感觉,不同的是氛围的改变。有种名为暧昧的分子在空气中抽根发芽,衍生出条条藤蔓,藤蔓上开着旖旎的花朵。围绕着,纠缠着。分不清到底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全圆佑的眼神太过灼热,文俊辉只觉得空气越来越稀薄,最后竟然到了用嘴呼吸的地步。全圆佑看着眼前的小猫急促喘息,额前的碎发被汗水打湿。只觉得呼吸加重,气血翻滚。

※※※※※※※※※※※※※※※※※※※※※※※※

对抗中的一次次身体碰撞,荷尔蒙间的化学反应都成为全圆佑的春/药,只需一个眼神便足以点燃一切。

酣畅淋漓的打过一场比赛后,文俊辉正靠在篮球架子上低垂着眼眸调整呼吸,就看见一双细长且骨节分明的手拿着一瓶水递了过来。他抬眼去瞧,却不想这一个眼神狠狠拨撩了全圆佑的心弦。

被全圆佑用手指摩挲着嘴唇按在海绵垫子上的时候,文俊辉是有一点期待的,他也说不清楚到底在什么时候他对全圆佑有了不该有的心思。像是发现了文俊辉的心不在焉,全圆佑咬了一口文俊辉的嘴唇,在他吃痛闷哼出声的时候乘虚而入。和比赛时自己想象的味道一样,让人上瘾。唇齿之间的纠缠色/情而下/流,随着两人分开时嘴唇发出啵的一声和牵扯出的银丝。文俊辉彻底闹了个大红脸,全圆佑喜欢小猫这幅样子喜欢得紧。就像比赛时自己想的那样,把脸埋进文俊辉的颈窝,蹭蹭他,亲亲他。让他彻底染上自己的味道,打上自己的标记,成为自己的私有财产。文俊辉想“全圆佑可能是一只大猫,还是一只只会对自己霸道无赖撒娇的大猫。”

后来,当金珉奎抱着睡着的徐明浩撞见抱着同样睡着的文俊辉的全圆佑时。两人都是一挑眉毛,满脸的揶揄。“你这是预谋已久啊。”“咱俩彼此彼此。”

※※※※※※※※※※※※※※※※※※※※※※※※

不管是一见钟情还是见色起意,预谋已久都是我最好的回答。

评论(7)
热度(191)